鹤一期/眠夜话

↪现pa,保留了刀剑记忆设定
↪然而其实只是笨蛋舍友的日常
↪和标题画风不同
↪鹤一期
OK?

>>
夕阳的余晖泼洒在整片天空,橙红色的妖艳色彩遮盖住了瑞利散射本来的颜色。云却是白得通透,光线穿过层层细密的小水珠折射出来,显现出不一样的色彩。

呼…有风吹过,打得树叶啪嗒作响。

我回来啦。鹤丸吹着口哨,向着安静得有些寂寥的屋内打了声招呼。

尽管并没有人着实他。

一期在睡觉。——一期一振,他的同租室友,目前正处在待机…啊不,睡眠状态。灯光顺着睫毛打下来在下眼睑投下修长的影子,手指温顺地搭在大腿上干净又漂亮,膝间的书页还未来得及合上。

喂——没醒。

这绝对是室友的理想型——性格温和;平时坐在沙发上看书或者睡觉,加上吃饭和上厕所基本就是全部的活动;话不算多,也从不给人平添麻烦……准确来说没有机会。

还有,一期的颜很好看,划重点。如果室友是那种染着七色毛跟随劲某团的BGM一起摇摆没事还特喜欢跑到网吧抠空格键以示某种权威的极端主义杀马特的话,鹤丸自认为完全受不住——就和不是所有人都能像烛台切还有太鼓钟那样跟大俱利伽罗正常且友好地交流是一个道理。

“便当放在桌上了,请便哟——”

才不会说把配餐的调料包加到米饭里了。

咳,正事,办正事。

至于一期看见这充满了同僚爱的便当之后会如何处理,那都是后话。

后话没好话。

>>
他以初生的姿态蜷缩着,一丝不挂,小腿上的肌肉紧绷着,露出了漂亮的蝴蝶骨。

周围是火,明艳的色彩跃动着,跳着疯狂令人着迷的舞。

随后温度低了下来。平静了很久,感官所能感知的范围内几乎无风无雨,就好像睡了一个长久的觉一样。

睁眼的时候一片橙红,有嘈杂喧闹的声音。

>>
最近鹤丸很头疼。

原因是他怀疑自己的视觉系统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他发现,一期好像出了黑眼圈。

嗯……

……

Excuse me?

被烛台切和太鼓钟那两个满口“Let's party”的家伙耳濡目染久了,鹤丸不自觉地放起洋屁来。

说真的他就想不明白了,因为身体原因,第二个学年过不了三分之一就向学校提交了休学的申请,每天宅在屋子里一天保底要睡二十八个小时的家伙居然还能出黑眼圈,哦?!

新大陆,get√DA★ZE!

此处应有某袋妖怪的BGM。

然后某一天鹤丸回来看见一期顶着俩熊猫眼的时候,他还以为一期化了烟熏妆,差一点就准备找加州清光要点卸妆水泼上去了。

“那个……鹤丸君啊……这个真的不是化妆的。”

眼眶被摁着的感觉真的不舒服,况且,你还没洗手——

……

……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身为室友,鹤丸觉得自己有必要发挥人道主义精神去关怀一下他。

>>
“嗯…?原因的话,因为最近经常做梦啊。”

“鬼怪?”

鹤丸扭头看向一期。此时已经是子时,又是无月之夜,窗外一丝灯光都没有,只有大气辉夜暗淡的光线从窗户照进来,没什么实质的作用。一期抱膝坐在沙发上,看不清脸。

安静了一小会,然后一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在想,如果我直白地说‘我梦见自己一丝不挂地卧在床上’,鹤丸君会有什么想法。”

鹤丸满脸惊恐。噫真色情——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一期。

……然而就算把长曾祢虎徹的胆挖出来给他他都不敢把这话说出来。

会被一期那十几个活泼又热情的好弟弟弄死的。

“准确来说,我是梦见自己在睡觉——听起来挺奇怪的吧?说不清为什么呢,但是确确实实就是那样看到的,然后忽然切入第一人称视角,看见所有东西都在燃烧着。”

这时候插嘴好像不太合适,毕竟鹤丸知道一期对火巨大的心里阴影——虽然他认定了刚才一期绝对是故意的。

“有的时候我会看见弟弟们倒下的样子,有的时候则是听见‘天下归家’这样的歌声,有的时候会看见一个和自己很像的人。还有…”

说到这里的时候一期顿了下来,看起来像是记不清了一样。

又是一小会的沉默。断断续续的对话让氛围变得微妙的尴尬起来。

“还要听我说下去吗?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呢。”用手捏弄着自己的裤脚发出轻微的声响,摸索着对方大概不会有兴趣听下去。

继续吧,我还不困。鹤丸说着从茶几上摸了一个桃,用小刀剖成几瓣。

“还有一次,我看见一位穿着白色羽织的人——虽然是在火光之中,但我确信觉得是白色。”

要吗?鹤丸掰下一小瓣桃子,举到一期——他认为是嘴的地方。

一期看着看着差点戳进自己鼻孔里的桃有些哭笑不得,稍微向后闪了闪,向鹤丸道了谢。

“他看着火焰最后离开了。”

“说不定他本来还想要拉你出来哦。”鹤丸嘴里嚼着东西说话含糊不清,内心禁不住地感叹道,这满分套路,就跟韩剧三宝车祸癌症治不好一样,狗血的一匹。

我们很早以前认识吗?半天没动静有些尴尬,一期开口说道,总会产生这样的感觉呢。

或许是吧。鹤丸用满不在意的语气回答道。

或许呢。睡吧,我也困了。一期说。

>>
橙红色的舞还在继续。

他一动不动地躺着,灵肉分离的脱离感让他感觉仿佛置身于电流交织形成的网之中,阻断了神经冲动的传递,感到一阵阵恍惚。

他张嘴想要呼喊,口中发出的却无论怎样都是一片寂静,似是非是的表情给白净的脸上平添了几分滑稽。
又是那位先生。

而后火光中空无一人。热气腾腾的地方空气精妙地扭曲着,让投在视网膜上的像奇妙的模糊。

看不见鲶尾和骨喰的身影,也没有雄赳赳气昂昂的口号,他闭上双眼装作自己只是普通的物品。

陷入什么都没有的梦境。

很久以后——准确而言,他也不知道究竟是多久,他在某个地方见到了那个人——起码感觉上是。

今天的夕阳真是好看——好久没有见到过火烧云啦。男人兴奋地说,像小孩子一样。

山头的斜照正一点点隐匿下去。

白发白衣金瞳,在哪见过。

尤其是天守阁那边,美极了对吧?拉着他的手指向一个方向。建筑高耸如云,感觉再高一点就可以钻破天际剪断银河了。

其实…真的很绮丽呢。

点头的动作不带有任何赞同或者疑惑,只是大脑当机一时反应不过来罢了。

啊啊高兴极了,要是现在能死掉的话就好了。那人转过头来看着他认真地说道,阳光下,眸子里水灵的金色看起来仿佛在流动。

>>
“健忘是好事。”鹤丸如此下定结论。

一期在他隔壁的房间睡得正熟,倒是他被那一番莫名其妙的叙述整得一宿睡不着——不就是一个梦吗,况且一开始一期还用那么下品的方式挑逗他。

为什么呢,他也没想明白,觉得这差不多也许可能大概是理所当然的。

骗子,明明什么都知道。

——不过不想出黑眼圈的想法倒是无比清晰地显现在脑海里。

现在是凌晨五点,离天亮还有一点时间。
FIN
————————————————
突发脑洞……?登不上游戏只好来干点其他事……
天下归家的意思是天下归于家康。确实有这么一首短歌不过记不清出处了。
一期因为再刃过所以记不清以前的事【←私自这样的设定
脱狱……我还记得它。会删掉,等我真的能连贯的讲成一个故事的时候重发出来。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ง •̀_•́)ง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