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见短打/RibMinato/花吐き病

看了花吐き病的梗之后的纯脑洞鸡血产物。和现实以及人物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请勿带入三次元。

Rib&Minato。

文笔清奇。连我自己都放弃了。

其实也没什么剧情。

OK?

——————————————————————————————

Minato是个Rib厨——这件事在Minato的人际圈子里几乎所有人都知道。Twitter上fo了他,以“To-Lie”为名义向他发过fan mail,为他作过曲,甚至在他的影响下回归阔别五年的niconico。

两人也不是没见过面,尽管最开始也只是确认了那个给他发fan mail的人真的就是那位有着不少人气的To-Lie,不过不得不说,Minato对Rib感觉相当不错,温和的态度,干净爽朗的笑容,和有别于歌唱时的有些低沉的本音。

——可Minato的真实想法有谁明白呢。

大概连他自己也一知半解吧。

......

Minato放下手中的笔,转身去厨房倒了杯水。

这样嗓子难受已经有好几天了。开始也并没有怎么在意,以为只是没注意因此感冒了,结果几天下来状况不但没有转好,嗓子里的瘙痒感也是越发严重起来。

刚拿起杯子又忍不住咳了起来,不同以往的,这次连带着几片花瓣掉落出来。洁白而饱满,带着一丝淡淡的香味。

什么鬼......Minato脸色有些发黑,心中默默吐槽这样的设定,怀疑最近是不是因为工作太多没休息好出现幻觉了。

然而手上花瓣真实的触感却不断地告诉他:这就是现实。

脸色更黑了。

这花Minato倒是认得。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芍药。

动手去网上查一下“吐出花瓣”一类的词,大部分都是无关信息,让Minato不禁感叹现在网络真是太水了。

——?

花吐き病?

Minato记得曾经在哪里看过这样的设定,似乎这个设定还在二次元同人圈子里火过一阵。大概就是在单恋一个人的痛苦加深是患病,口中吐出花朵,与对方达成恋情或放下情感后痊愈,三个月不治身亡。

...不会吧?

本以为只有同人里才会出现的设定,居然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啊。

“咳...咳... ”正想着,又咳出几片花瓣 。

可怕。

Minato决定和白皙商量一下,尽管注定免不了被吐槽,不过作为相识甚久的友人,Minato认为白皙总还是可以理解他的。

————你确定?

“诶诶诶?没看出来呀Minato,这种事居然会发生在你身上啊,单相思什么的,怎么想都很不可思议啊哈哈哈。”

......有点后悔去问他了啊。Minato扶额。

“...白皙桑,我认真的,你...正经商量一下不好吗。”

“哦?那让我猜猜是谁?VALSHE桑?Usa酱?Jack桑?Rib桑?”

嘶......交友不慎啊。

吸气。

说VALSHE和Usa这样的女孩子就算了,为什么要加上Jack和Rib啊。明显Jack和Asamaru桑关系更好不是吗——不不似乎扯远了?

Minato是相当把VALSHE和Usa当做朋友看待的,尤其VALSHE简直是兄弟。“无非合作多一些,至于吗。”如此感叹道。但“Rib”这样的猜测还是一下子刺激到了他一下。作为Minato难得为其作过曲的歌手,两人在Twitter上也时有互动,Minato甚至也会购入Rib的专辑然后po在推上。似乎...有那么一点道理?

我对Rib桑...?不会吧?连Minato自己也都不太相信。

回过神来发现距白皙上一条消息已经有十几分钟,急忙回复“啊...我自己也不太清楚,不过谢谢了。”

还有三个月,还是来得及的吧。这么想着,Minato决定去休息一下。

顺便,也让自己冷静下来。

毕竟,Rib和自己都是男性,怎么想也...不太可能啊?

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里,花瓣的溢出越来越多,堆在屋里显得有那么一点多余,不过稍微离远一点也就消失了。Minato几乎推掉了所有不必要出门的场合,除了圈子里几个平时就十分要好的人,尽量保证其他人不知道这样的情况。在Twitter上也如平时一样,没有一点异样。

拖下去总不是办法。白皙也几次催过他,但是不知为何,Minato每次一想到有关Rib的事,思路总是要被一种羞怯得不得了的情绪打断,手掩住唇又咳出不少花瓣来。

依旧是饱满的芍药花。

“Minato啊,没多久就三个月了啊,赶紧处理好这事吧。”平日吐槽的语气此时即使不见也看得出深深的担忧。

“嗯。我决定了。谢谢啊白皙。”

吸气。平定自己不安的心绪。下定决心。

决定和Rib见一面。

确定一下,即使不是,也就当和他商量一下好了。

......

敲响Rib的门时,嗓子里的瘙痒感严重得前所未有,捂住嘴猛得咳出一堆花瓣,甚至还有一些完整的花朵,配上Minato柔和而有点苍白的脸看起来绮丽得不行。

Rib开门时被满地的花瓣吓了一跳。Minato的事他有听说,不过回想了一下这种设定,因为没见到Minato亲自确认,也权当别人开玩笑了。

——会是谁呢?

紧张的情绪催得Minato一阵脸红。

“先进屋吧。”握住Minato的手。

“Rib桑,我...”话说一半,又是一阵咳嗽,“见笑了。”有些尴尬地。

出乎Minato的意料,这次的花瓣再不是洁白的芍药花,一朵艳红的玫瑰默然躺在掌心。

....啊...这就是我的心意了吧。居然被白皙说中了啊。无奈笑,为什么这种家伙都看得出来,我却没有发觉呢。

Rib伸手接过玫瑰花,一面环住Minato,温热的呼吸在耳边轻和地抛下,“我明白的,Minato桑,我,也喜欢你。”

花瓣消散,感受着如此温暖的气息,来访者不禁脸红心跳。

——————————————————————————————

芍药:羞怯。(似乎还有其他说法?不过觉得这个还挺符合的就用一下。)

玫瑰不多解释。

写不长天注定啊。【跪

好久不上推了感觉似乎bug挺多的?
Usa姐已经结婚了貌似所以只是来凑数的【你

羞涩的Minato和温柔的Rib【←我也不清楚为什么写成这样了,大概个人印象?

谢谢看我废话的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提个意见吗?

Cheers(ง •̀_•́)ง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