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撒短打/精污三十题/Cain中心

机油点文。

以撒相关,题目是精污三十题的“梦魇”。

原稿是考试的时候写的然而卷子不知道丢哪了。

所以会很乱,而且和原稿大概不一样。

有私设注意。Cain中心。OOC可能。

OK?

——————————————————————————————

Cain一直相当不乐意被别人提及自己的过去——尽管所有人都知道。

身为Adam和Eve的长子,当年以耕种为业,有一个从事放牧的弟弟Able,Cain在性子里大概就有着几分Adam的冷漠。

“为何要嫌弃我所贡上的祭品?”绿色的瞳孔冷冷地对视着对方,不带一丝敬意地质问。

“如果你的行为是善,那便不会这样。”作为创造一切的主,自然也是没有立即动怒。

毫不犹豫的离开,“切。”如此嗤笑着,默念总会除掉你,这谄媚的家伙。

Able较Cain而言稍年幼一两岁,尚比Cain幼稚不少,在对方提出一起去散步的时候也没有丝毫察觉。

一刀见血。不想看见对方惊异的眼光,血液蔓延融入地下逐渐消失。

“你的弟弟在哪里?”

“我又不是他的看守,怎么会知道。”

“你杀了他。大地在张口吞吸他的鲜血时,向我传达了他的哭声。”

“!”

“你将终年劳作,土地却不再为你产出,在大地上颠沛流离。”

“......这个太严重了。我受不了。”Cain抬眼对视着主,维持着自己冰冷的语气僵硬地说。

“我会保护你。从现在起,杀死Cain者,将会受到七倍之罚。”

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深邃的颜色包容了他所创造的万物,波澜不惊。Cain惊异地发现,Able的眼睛似乎有那么一点相似之处。

...谁叫他是被偏袒的所谓“善”呢。

“...哦。”似乎在这之后,Cain再也没有见过耶和华,就好像不受他的诅咒,也不念他的保护一样。

......

“你他妈的。老子今天弄死你。”暴跳如雷的Adam。

左眼?

鼻腔里充斥着一股又腥又甜的味道,摁上左眼轮廓的手带下一大抹红。

Cain下意识的想要向Eve求助,只换来Eve同情的余光。

“滚。”Adam最后一个字。

......

Eve内心其实相当佩服Cain——要是她有那个动手的勇气的话,指不定早已把那个加罪名于她的暴躁的老鬼碎尸万段了。

当初没出手也是因为一时的懦弱了。

——有胆子敢动手。好命的赌徒。有着该有的冷漠。

——也——不一定吧?

Cain至今依然记得初次在宝箱房看见自己的左眼时的感受。几乎所有的不好的回忆全部涌现而起,几乎胃酸翻涌的感觉,而石台上那只绿幽幽的眼睛盯得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恶心感让他几乎是立即转身离开。

从此当时场景一次次梦见,惊诧的Able,暴躁的Adam,让他倍感不耐烦的主,还有被眼罩遮住的轮廓。

数次惊醒,一身冷汗,嗤笑自己一声然后再尝试入眠。

失败。

......

再一次打开宝箱房,又是那只绿色的眼睛。

嘶......

借助先前拿到的D6,Cain默默期望着换到一点实用些的东西。

骰子转停。

重新出现在石台上的,是一个不大的人偶。

开膛破肚,支离破碎,褐色的头发尝试掩盖住黯然失色又惊异的神情,放大的瞳孔。

Able。

忍住自己回忆的翻涌,Cain愣住几秒后露出一股自嘲的神情。

“最近赌运不太好啊...主你还真是不肯放过我啊。”

走向石台,伸手一把扣住人偶的头,将他从台子上一把拽下来。

“走了,死人,”松手将他丢到一边,人偶自己漂浮起来,“折磨了我这么久,你也是时候该为我做点什么了。”

——————————————————————————————

写完了。

想要表现被回忆所折磨的黑化的Cain。

其实我觉得Cain是那种又温柔又浪的角色,不知道为什么一写就成了这样。

为OOC部分道歉。好久没动过以撒了手生见谅。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Cheers(ง •̀_•́)ง

热度 16
时间 2015.12.03
评论(2)
热度(16)